“我就是你的手” ——記全國最美擁軍人物吳新芬

  23年前,一次意外奪走了邊防軍人王俊景的雙手。也是那次意外,讓河南安陽女孩吳新芬成為一名軍嫂,用一雙手擎起了兩個人的幸福。

0200507183810.png

  文∣呂彥吉 圖∣唐靜

  18年來,每天從起床開始,吳新芬都會用一雙手穿兩個人的衣、刷兩個人的牙、洗兩個人的臉、吃兩個人的飯……

  “我愿意當好丈夫的這雙手,只要我們在一起,感覺每天像在過節,生活處處都是快樂?!痹诤幽鲜∮碇菔屑依?,吳新芬說這話時,滿臉洋溢著幸福。

  情牽“最可愛的人”

  吳新芬出生在河南安陽一個偏遠的村莊。 抱著收音機如癡如醉地聽老山前線“貓耳洞”英雄的故事,是吳新芬小時候最大的享受??筛杩善能娙斯适?、感人至深的軍民深情,讓她朦朦眬眬地知道了什么叫軍人,萌生了長大后當一名女兵的夢想。從讀初中開始,吳新芬靠收音機猜出“最可愛的人”的地址,先后給駐守在雪域高原的邊防官兵和海防將士,寄出過140多封慰問信。

  1993年,臨近春節,在西藏服役的河南禹州籍新兵王俊景收到一封河南老家來信:“親愛的戰友,我叫吳新芬,是河南安陽第一職業中學的學生……”剛看開頭,王俊景心一驚:“拆錯信了?!碑斖?,王俊景懷著忐忑的心情,給吳新芬回了第一封信。共同的文學愛好,使兩人很快就成了筆友,談人生、談理想,彼此鼓勵著、支持著。

  1994年,吳新芬考入了華北水利水電學院。這個愛做軍人夢的女孩生活變得更加豐富,喜歡翻著軍人書籍,讀著軍人故事,愛做軍人的夢,全班知曉。吳新芬也悄然在日記中寫下:“今生我當不了軍人。嫁給軍人我不一定幸福,但不嫁給軍人我就一定不會幸福?!蓖瑢W們都打趣她說:“你當女兵的愿望恐怕很難實現了,只有當軍嫂了?!薄败娚钡木b號隨之叫開。

  1997年,吳新芬大學畢業。唯有她托人借來了一身舊軍裝,特意照了一張“穿軍裝”的畢業照。

  白駒過隙,3年時間一晃而過,兩個從未謀面的筆友成了親密的知己。在吳新芬的支持和鼓勵下,王俊景考上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昆明陸軍學院。從軍校畢業后,王俊景回到西藏邊防。吳新芬也大學畢業,在鄭州一家公司做會計。

  1997年7月,王俊景回河南探親。在鄭州,兩個鴻雁傳書3年的朋友如約相見。當軍人王俊景英俊威武、朝氣勃勃地從陽光中走來時,吳新芬心中突突亂跳、滿臉緋紅,只是迎著王俊景含著笑意的目光羞澀笑了一下。在“你好”的問候中,兩人用那雙將影響他們一生的手,輕輕地握了對方的手一下。

  1001 個理由“守望相護”

  王俊景與吳新芬分別后,回到了原來的邊防部隊。1997年10月開始,很長時間沒有收到王俊景來信,吳新芬不停地去信詢問,可杳無音信。

  1998年3月,吳新芬終于打聽到了王俊景的音信:王俊景病危。1997年10月25日下午,哨所附近的高壓線斷了,剛回部隊不久的王俊景主動代替戰士爬上了線桿接電線。就在他接最后一根電線時,突然來電,王俊景的四肢頓時被“燒煳”,連腳上穿的皮靴都被電流擊出一個雞蛋大的洞。部隊立即將他送到西藏軍區總醫院搶救。后因傷勢加重,又用飛機把他轉到成都軍區總醫院治療。王俊景4次病危,雙臂高位截肢、左腿嚴重燒傷致殘。

  得知王俊景的情況后,吳新芬心急如焚,萌發了到成都照顧王俊景的念頭?!皠e人躲還來不及,你逞啥能?”一些同事對她說。 但王新芬意志堅定。到了成都軍區總醫院,她沒顧得上去找電梯,順著樓梯一口氣跑上 7 樓。推開病房的門,她驚呆了:王俊景周身纏著繃帶躺在病床上,一動也不動,周圍幾十只燈泡烘烤著他嚴重受傷的肢體。

  “誰讓你來的?”

  “我自己要來的,來看看你?!?/p>

  “你不是看到了嗎,現在你可以走了吧?” 王俊景面對從千里之外趕來的吳新芬,氣得把臉轉向了另一側,態度生硬。委屈的淚水頓時奪眶而出,順著吳新芬的臉頰無聲滾落。

  為了讓吳新芬徹底死心,王俊景拒絕吳新芬對他的照顧。第二天,吳新芬給他洗臉,他不讓;喂飯,他不吃,還無端地摔東西、絕食??吹酵蹩【扒榫w如此低落,吳新芬心里更加沉重,更不忍心拋下他離去。

  王俊景雙臂高位截肢,左腿無法彎曲,生活不能自理。吳新芬拋開少女的羞澀,為他端屎端尿、擦洗身子?!翱【案?,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?!眳切路覞M臉羞紅,終于說出了心里話。

  “你知道照顧病人很麻煩嗎?過不了幾天,你就會煩的,更何況是一輩子,就算你同意,你父母也不會同意的。你就別感情用事了?!?/p>

  “俊景哥,縱使你有1000個讓我離開你的理由,我也會找1001個理由留下來,陪你度過今后的歲月??【案?,請你相信我,讓我留下來吧?!蓖蹩【斑@個鐵打的漢子,在做異常疼痛的手術時都沒有流淚,在聽完吳新芬的訴說后,卻哭了,緊緊地用他那雙殘臂抱住了吳新芬。漸漸的,兩個人的感情越來越好,王俊景的心情也逐漸好轉。

  一天深夜,吳新芬正給王俊景擦腳,王俊景 “倒”出了心事:家里老奶奶已78歲了,父母年過半百,哥哥精神有障礙,妹妹還在上學,全家都指望我一個人?,F在我又沒了雙手,連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,怎么能拖累別人?吳新芬把雙手伸到王俊景面前,“你沒有手怕什么?這輩子咱倆共用一雙手!別人用一個小時干的事兒,咱用兩個小時不就行了嗎?”

  王俊景聽完頓時兩眼噙淚。王新芬在日記中寫道:“我的手就是你的手,請你不要傷心?!蓖蹩【皼]有了雙臂,吃飯全靠吳新芬一口一口喂。每次吃飯,兩人總是為誰先吃而相互推讓,以至于后來不得不達成一個“協議”:一人一口,交替著吃。就這樣,一個碗、一雙筷子,從此,她的那雙手成為他倆共同的一雙手。

  他終于站起來了

  傷勢嚴重的王俊景,在病床上,不要說翻身,就是碰一下病床,都會疼得厲害。吳新芬做任何事情都非常小心,生怕他再受一點疼痛的折磨。其間,王俊景傷情復發,又一次被推進了手術室,三天三夜昏迷不醒,吳新芬在門外也守候了三天三夜。手術成功了,吳新芬人又瘦了一圈。

  王俊景的傷情穩定后,為了讓他身體早日康復,吳新芬還學會了按摩,每天為王俊景進行全身按摩,活動筋骨。在吳新芬的精心照顧下,王俊景恢復得特別快。   

  吳新芬開始嘗試著讓他站起來。她抱著王俊景的腰,讓他練站立,由于王俊景有半年多時間沒有下床站立,雙腳剛一垂下,就充血腫脹起來,臉色蒼白,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上一滴一滴地流了下來。 “來,勇敢些,哪怕是 1 秒鐘?!蓖蹩【耙е?,憋足了勁,終于站了起來。有了第一次的一秒鐘,也就有第二次、第三次的兩秒鐘、三秒鐘……王俊景終于可以長時間站立了,而吳新芬此時體重卻輕了9斤。

  吳新芬又開始教王俊景學走路,幫王俊景掌握平衡,用繃帶纏住王俊景無法用力的左腿,走一步拉一步,用力拉著向前挪動。1998年5月,奇跡終于發生了:以前連一秒鐘都站不穩的王俊景竟然能夠靠著墻站立,還能慢慢向前移動。

  由苦澀走向甜蜜

  1998年底,吳新芬和王俊景為減輕部隊負擔,來到洛陽白馬寺正骨醫院治療。為節省開支,他們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破舊不堪的房子,不足10平方米,室內只有兩張單人床、一個破紙箱和一套舊炊具,一住就是6年。吳新芬用柔弱的肩膀背著王俊景來回奔波于“家”與醫院之間。每天天不亮,她就起床為王俊景準備早餐,然后上街買菜?;貋砗?,幫王俊景穿好衣服、洗好臉、刷好牙,把他從床上抱下來放在輪椅上,推著他出去呼吸新鮮空氣。

  王俊景受傷后,他的母親因傷心過度癱瘓在床,哥哥患病,嫂子不堪忍受生活重負丟下一個不滿周歲的嬰兒出走。為了照顧一家老小,王俊景的父親只得放棄了工作,家里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。王俊景的工資既要支付醫藥費又要負擔家庭的開支,家里生活一度很拮據。這時有人給吳新芬出主意,讓她向部隊求助,吳新芬斷然拒絕:“每個軍人都有家,家家都有困難??【暗牡诙紊遣筷牻o的,我咋好意思再向部隊伸手?!蓖獬稣夜ぷ魇艽?,吳新芬想到了拾廢品。從此,不論隆冬還是炎夏,吳新芬一邊照顧王俊景,一邊上街拾廢品?!爱攺澭捌鸬谝粋€啤酒瓶的時候,我感到周圍所有的人都在看我?!眳切路艺f,“后來也就習慣了?!?/p>

  為了更好地照顧王俊景,吳新芬提出結婚。2002年8月14日,吳新芬終于走進了向往已久的軍營。王俊景曾經戰斗過的西藏山南軍分區邊防某團三連,為他們補辦了隆重的婚禮。方圓數公里的200多名鄉親穿著盛裝自發趕到連隊為他們祝福。當戰友們把杜鵑花環戴在新郎新娘頭上時,吳新芬激動得哭了,她真正成了一名邊防軍人的妻子。

  2003年6月21日,吳新芬和王俊景的女兒出生,名叫甜甜。王俊景說,能有今天,全靠妻子的鼓勵和幫助,給女兒取名甜甜,就是要讓他們的生活充滿笑聲和歡樂。

  2004年,王俊景和吳新芬帶著剛滿周歲的女兒小甜甜,搬回了老家禹州。王俊景父母逢人就夸:“幾輩子修來了個好媳婦?!?然而,丈夫的事,她瞞了家里整整 7 年。

  2004年11月,得知了女兒的情況后,寬宏大量的父親帶著兒子、兒媳從安陽前來看望女兒一家?!耙悄銈冊缯f,或許我還能幫你們一把?!?吳新芬的父母含著熱淚,用仁慈和寬厚接納了這一切。

  至此,吳新芬才放下心中7年的包袱。

  假如再選擇一次

  2004年8月20日,組織批準王俊景回禹州老家朱閣鄉邊樓村調養身體。2009年8月,以吳新芬事跡為原型拍攝的電視連續劇《今生欠你一個擁抱》,在中央電視臺一套熱播,吳新芬成了軍嫂的典范,她本人當選黨的十七大代表、被授予“全國五一勞動獎章”、全國道德模范、全國三八紅旗手、十佳擁軍優屬標兵、軍營十佳好軍嫂、全國愛國擁軍模范等殊榮。

  說起現在的生活,吳新芬感覺很溫馨,丈夫王俊景病情穩定,女兒甜甜學業有成,自己也走上了領導崗位,當上了禹州市婦聯副主席。然而,無論工作如何變動,她追隨軍人的夢想卻始終如一。吳新芬在網上設立了“軍嫂專頁”“軍嫂熱線”,還利用“軍嫂服務車”做好事,成立“兵之夢合唱團”,到軍營慰問演出。從 2010年開始,他們一家開始自費邊關之行,先后到過撫遠烏蘇鎮的“東方第一哨”、中國最北的哨所——漠河縣北極村的北極哨、位于新疆烏恰縣斯木哈納村的西陲第一哨、祖國最南端的三沙市等慰問邊防官兵。

  2007年,吳新芬從積蓄中拿出6000多元,在家鄉4條村主干道安裝了50余盞新型路燈,村里亮起來了;2009年,她將解放軍原總后勤部捐贈給他們的10萬元生活補貼,全部捐給了希望小學……類似的事情,難以盡說。

  有人問:“如果讓你再選擇一次,你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?”“會!”吳新芬脫口而出,“雖然生活艱苦,但只要和丈夫在一起,不管有多少磨難,都是生活的恩賜。我們夫妻共用一雙手,所以更有理由去珍惜生活?!?/p>


股票的趋势怎么看